小G的故事(篇幅较长)

发表于 2021-9-17 08:47   |   来自安卓版联想智选 [复制链接]   
1422 1  

    淮南矿业是个大型国企,在我淮绝对是个好单位,很多人想去,但这也是个围城,有想进的,就有想出的。小G就是那出去的人之一。

    小G20多年前是西边老区某矿的一个工人,后来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华丽转身成为有钱人。我和他算是较熟,我们还有共同的朋友,所以知道他的一些事。

    印象中小G白白胖胖的话不多,同事对他的的评价是比较能,平时也不得罪人,要不是那次偶然发生的一件事,他的人生轨迹会和他的同事们差不多吧,就是上班、下班而后退休,有一份不高的退休工资,撑不着也饿不着。

    他是搞维修的,那天下井刚上来己洗好澡,调度所接到电话说他刚去过那一片区域设备又坏了,班长叫他再下井去修,伊不想去争辩起来,话撵话小G口吐芬芳了一句,班长一听不干了,借着酒劲(那时候矿上规章还没没那么严)一巴掌掴了上去,小G先一愣后想还手,可被拉开了。于是他就坡下驴请起了长病假,那知这一歇下来就不想再上班了,钱少了生活就有了困难,怎么办,只好想法找点事做。

    那些年刚搞改革开放,港台的东西对小青年们影响较大,常能看到带着墨镜,身着喇叭裤披着长发,骑着嘉陵摩托的小年轻们,坐在后座上伙伴则喜欢把磁带录音机音量开到最大,嘈杂的流行曲和着摩托车的轰鸣声,由近而远或由远而近。

    追求时髦又没有多少钱,消费意愿还挺强,不少人琢磨上了怎么想法挣这些人的钱,蔡家岗有个开店卖服装的小老板外出进货时,看到翻录磁带很挣钱,广东、温州那边空磁带批发价2块钱左右,一部有翻录功能的双卡录音机4、5百块钱,而翻录好的带子可卖到5元一盘。他一咬牙把录音机和磁带买了回来,怕自己摆弄不好,他要找一个会无线电的人帮他搞,这是有人把小G推荐了过来,小G稳重富态的外貌,既懂得无线电又懂得音乐的内涵,给他留下好印象。
   
    生意开张后很红火,一来因为干的人还不多竞争不激烈,二来是因为小G很有些商业头脑,注意什么曲子流行,哪个歌手更可能受淮南小青年喜爱,货对路生意好老板心情也好,每月给他一百多块钱工资(在当时真不算少)。

    可是这种和谐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外部原因:跟风干的人多了,一多你就得降价,卖同样数目的盘,老板挣钱少了。内部原因:时间长了两个人都不满意对方了,老板觉得你这没什么花头,我让老婆看着就能搞了,为什么要每月要给你一百多筷钱。

    小G此时也心生怨意,想我每月给你挣那么多,你就给我这一点。从此言语龌龊不断,终于有一天爆发了,双方互相问候了对方家庭中的女性,老板气坏了说你滚吧,我不要你了,小G也气坏了,只是他的举动令老板瞠目结舌,他把录音机高高举起摔在地上,哗啦一声录音机散了架,老板略一楞,缓过劲来就要开打,围在旁边看热闹的人忙把双方抱住劝和,老板看着摔坏的机子还是怒不可遏,说姓G的,这机子我不要了,你赔老子的录音机,我四百多买的,小G说,我赔你?陪你坐一会都没工夫,你这机子翻录了这么多带了,磨损的洋熊样的,要四百多你额人啊。我就不赔你,看你怎么着。

    有人拉场,说老板你也赚了不少了,就叫小G出个一百五十块钱吧,场面安静了一会,小G先说了,唉,我不能薄大家的面子,一百五就一百五吧,但录音机我要拿走,老板看着摔成那样的录音机,心想留着也无用了,于是成交。

    精彩就在这了,小G拿回去的录音机,虽然看上去七零八落了,但核心部分没坏,略一整理就能用了,塑料件粘一粘不好看不影响用,小G就用这个机子开始给自个儿挣钱,由于是轻车熟道,加上给自个儿干的自是更上心,很快就赚到了第一桶金。若干年以后,朋友问过他,你当年摔坏人家的录音机是故意的吗,他笑而不答。

    自小G开始自己干,自此这收入自是高了一些,也辛苦了许多,毕竟是产供销都要亲力亲为,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直到那一天。
那一天不知是同行眼红举报,还是上面布置下来的统一行动,有关部门来了几个人把小G的录音机给没收了,理由是翻录磁带未取得文化部门的许可属非法行为,录音机被没收这对小本经营的小G来说,这可是件大事,当时他还没那么事故,不禁发起愁来,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办才好。

    有人给他出了个点子,负责管这个事的人我认识,住YY村XX道房,你带些东西去到他家求求人家,伊按照高人的指点,买了两瓶酒、两只鸡和一些水果由别人带着一起去了,第二天就拿回了录音机,小G事后说,这是这辈子第一次给外人送礼,进门时脸红的发烧,一直未敢抬起头来,好像是做了一件非常丢人的事。

    说来也怪,过来这个坎小G开始时来运转了,有一次小G外出进货途中,和卧铺对面的一位老年旅客攀谈起来,聊着聊着聊到了音乐话题,小G懂一些乐理知识又喜欢音乐,加上谈吐又得体,两人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,老者说,年轻人你现在在干什么,小G说了,老者说干那个没什么意思,我介绍你认识几个人。卧槽!原来小G遇到贵人了,老者是北京某国字号大学的音乐教授,早已是桃李天下,老者把名片给了他,说到北京可到我家来。

    过了一阵子,小G还就真的带着礼物专门上面请教,老者说,你可到某地去找某某某谈谈,小G去了,经过努力得到了某音像出版社磁带大区代理权,省级批发商都要向他拿货,以后他不用再在市井摆摊,也不用再收那些沾着吐沫的零钱,更不用和一个个难讲话的人讨价还价,小G的日子一下好过起来,头发有形了,衣着光鲜笔挺了,皮鞋锃亮了,空闲时间也多了起来。

    可是伊并没有沾沾自喜,他还在琢磨怎么挣更多的钱,舞台大了眼界宽了,小G开始尝试自己组织出磁带,就是租个录音棚,自个联系一些歌唱家和乐手录磁带,给音像出版社交点管理费,然后以出版社的名义发行到全国各地,不用说这利润又更大了些。那些年走穴刚刚兴起,艺术家们市场意识还不强,能挣点就很高兴,所以小G给那些我们普通人,听到名字都很景仰的著名音乐家的报酬并不算高。

    小G的各种社交多了起来,喝酒吃饭应酬多了起来,身边美丽、妖艳也多了起来,他老婆有些不高兴和担心了,不高兴就讲,讲多了就吵,吵多了感情就薄了,发展下去离婚成了不可避免的结局,伊把房子给了老婆,钱也给了很多,唯一的男孩跟了他,听朋友说,夫妻俩感情一直很好,伊也是个重情义的人,拿到离婚证时,两人相拥大哭了一场。过了一些年,老婆有了重病,伊得知后出钱把她接到大城市的大医院请名医给看,这是后话。

    孩子跟随他搬到了淮南的一个近邻城市,那时孩子正上小学,小G要去全国各地挣钱,家里请了保姆照顾孩子的生活,外出时伊也给孩子留了一些钱供他零花。有一次小G出去的时间比较长,可能是这孩子嫌吃的不好,竟学他爸的派头,这期间打电话给饭店点了大菜,饭店知道这家人付得起钱,当然乐意而为,儿子在账单上签了字,伊风尘仆仆回到家,看着饭店送来的大额账单,好脾气的小G生气了,把孩子痛打了一顿,想想这样不是长事,过了些年他就找人把孩子送进北京某大学附中,平时就寄宿在学校。

    后来伊也干过其它的生意,也贩过煤,再后来由于我和我们共同的朋友失去了联系,所以我就不知道他的近况了。

     说明,既然是故事,就有文学加工成分,请勿对号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。


1条回复
来自联想浏览器 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7 16:07:36
谢谢版主帮忙放行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