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畅聊生活] 我读书多,可以骗你

发表于 2020-4-29 12:43   |   来自PC浏览器 [复制链接]   
747 0  

先思考一个问题,古代那些文学大神,哪一个对我们更有参考价值?   

我觉得是苏东坡。   

李白、李商隐这种,是天才型。脑洞奇绝,鬼神莫测,学不来。   

“君不见,黄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”字句这么简单,气象如此磅礴,你怎么学?   

“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”脑子里没有这幅画面,刀架在脖子上也写不出来,你怎么学?没法学。   

曹雪芹也是天才型。三国、水浒,写之前还有个原型,有大量评书野史可以翻翻,作者去整理,去演义就行。   

红楼梦就不行,虽然有金瓶梅的影子,但它还是颠覆性的写法,也学不来。   

唐宋大咖里,最有借鉴意义的,也就是苏东坡。   

他一点都不像个古人,倒像一个穿越过去的现代人。   

就读书而言,他的方法很有参考价值。   

- 2 -   

从一个故事说起。   

苏轼一生,除了短暂的吏部尚书,翰林学士是他的最高官职。最重要的工作内容,是帮皇帝写诏书。   

苏轼去世后第二个年头,朝廷来了一位姓洪的翰林学士。   

洪翰林上任后,非常傲娇:苏大文豪能干的事,老子也能干。   

于是有一天,在写完某篇诏书之后,看着洋洋洒洒的雄文,洪翰林信心爆棚。   

正好那位曾经给苏轼研过墨的老宫人在旁,洪翰林把笔一扔,问道:   

我跟苏轼,谁的文章厉害?   

老宫人情商非常高,忙说:   

都厉害,都厉害!   

洪翰林更加得意:   

别客气哦,说说区别。     

老宫人又把文章扫视一遍:   

确实都厉害,只是……苏轼写文章,从来不查书。   

…来…不…查…书!   

几滴大汗从洪翰林脸上流下来,滴在那一摞厚厚的参考资料上。   

不是写作的人,可能很难体会,很多领域的写作,都需要查询大量资料。   

帮皇帝起草诏书,要求非常严谨,措辞还要典雅。苏轼一生写过800道诏书,竟然不查资料!   

是不是太随意了?   

真不是。   

这么说吧,苏轼就是一个行走的书柜。   

我们说苏轼是全才,大多是指他诗文书画样样精通。其实远远不止,在他的文章里,天文地理,美食佛学什么都有,更奇葩的是,他还写医书。   

当苏粉儿很累的,你都跟不上他的节奏。   

再结合他老爹苏洵、老弟苏辙,端的是老苏家都挺好。我们很容易猜想,苏家肯定有读书秘诀。   

其实,让大家失望了。   

老苏家非但没有秘诀,读书的方法,甚至是笨拙的。   

- 3 -   

这个读书的笨方法,就是抄书。   

没错。   

有个朋友来找苏轼,在客厅等了很久,苏轼才从书房出来,说,不好意思,我刚做完日课。   

朋友问:什么日课?   

苏轼说:抄《汉书》。   

这位朋友也像我们一样,表示不信:   

开什么玩笑?你苏东坡不是过目不忘嘛,怎么会用这种笨办法。   

苏轼把书打开,确实每段都有抄。   

他解释说,读第一遍,每段抄三个字;读第二遍,每段抄两个字;读第三遍,每段抄一个字。   

这很像我们现在的读书笔记,提炼,概括,似乎并没什么。   

但深入一想就厉害了。   

要知道,这时的苏轼已经45岁,正在黄州度过他的贬谪生涯,人生低谷,那是写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阶段,竟还有心情抄书!   

并且,你以为《汉书》他只读了这三遍吗?   

千万别被他骗了。早在青年时期,他就已经把《汉书》全文手抄两遍了,读书练字两不误。   

中年再读、再抄,只是为了还能背诵全文。   

老宫人说得没错,人家都会背了,还查个什么资料。   

- 4 -   

少年苏轼跟我们普通人一样,爱读书,但有时候也讨厌读书。   

他老爹苏洵,虽然二十七岁才开始好好读书,但家里并不缺书。   

用苏轼的话说就是,“门前万竿竹,堂上四库书”。   

苏家当时的情景,就是一个不爱读书的父亲,逼着两个娃往死里读。   

“我昔家居断往还,著书不暇窥园葵。”   

这是苏轼的回忆,小时候在家读书,没时间和小伙伴玩,连菜园子都没空去。   

“舟行无人岸自移,我卧读书牛不知。”   

不仅在家里读,外出放牛时也带上书。   

光读还不行,还得考试。   

苏洵既当老爹,也当老师,经常批评苏轼、苏辙两只神兽。以至于苏轼年过60,都当爷爷了,还经常在梦中惊醒,摆脱不了被考试支配的恐惧。   

他在《夜梦》里写道:   

夜梦嬉游童子如,父师检责惊走书。     
计功当毕春秋余,今乃粗及桓庄初。     
怛然悸悟心不舒,起坐有如挂钓鱼。     
……   

大意是:午夜醒来,想起童年的读书经历。

当时贪玩,老爹一检查读书进度都心惊肉跳。

要我读完整本《春秋》,才粗读到桓公庄公那篇。

我太害怕了,像一条挂在钩子上的鱼。

……   

看到这里,是不是释然了一些?原来苏大神也有糗的时候。   

我似乎听到苏辙的跟帖:哥,我梦到了案板。   

不过,从后来的事情看,这些书都没白读,苏家兄弟还真都成了鱼——跳龙门的鲤鱼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